网站首页 发表在 2019年02月 的所有文章

  • 嫩夜和金黄大道

    空气中的水分子紧密排列在一起,压得人透不过气来。楚国斌又一次从这样的环境下醒来,他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汗,脱去了身上的白色棉短袖裹成一团擦拭身上的汗水。楚国斌自己都记不清这是第几个这样醒来的夜晚了,似乎从退休后自己整个人就陷入了一种虚脱的状态,像是被人丢进洗衣机甩干,又皱巴巴地被扔在一旁。 楚国斌轻轻地掀开被子,走到客厅倒了一杯凉白开。他这时才发现外面下了小雨,空气中的水分还混杂着窗台上绿植的自然气息,在整个客厅里放肆地游荡。喝完了水,楚国斌坐到了沙发上拿起扶手上的毛巾擦拭着上半身,从裸露出苍老筋肉的光头到皱纹交错分布的脸颊还有无力下垂的乳头一直到堆满油脂的肚腩,来回反复擦拭。过了一会,他觉得身上不再粘腻了,把毛巾又搁在扶手上,从沙发靠背上摸到自己的烟盒,在手里摇了摇,叹了一口气又随手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楚国斌在没有从局长这个位子退下来的时候,烟瘾很大,一天可以抽两包“中华”,现在退下来后没有人再来拜访了,收到的烟也少了许多,一个星期也只抽一包了。 楚国斌瘫坐在沙发上,他一动不动地盯着墙上的钟摆。口腔唾液迅速地分泌着。这个时候他需要烟,退休后每天半夜都会被一身冷汗弄醒的他总习惯起来抽根烟再继续睡觉,现在如果没有烟他就无法继续睡眠,而对于一个老人来讲,睡眠又向来是很重要的。楚国斌站了起来,透过翠绿色玻璃和绵密的雨幕,他看的清楚楼下的便利店已经关门了。毕竟也是凌晨,停止营业也在情理之中。楚国斌看着远处被霓虹灯撕成雪花片的城市中心,叹了口气,转身回到了卧室。他穿好裤子,从柜子里重新找了一件短袖衬衫穿上,拿起了床头柜上的钥匙,又从鞋柜上拿起了雨伞,轻轻地关上了房门确认没有吵醒隔壁的老伴,快步下了楼梯。 其实雨不算大,小的连蚂蚁都打不着。不过楚国斌对于雨滴这种东西实在是讨厌,他很反感雨滴落在光秃秃的头上的感觉,他觉得这些冷漠的小家伙不懂得一点礼貌,居然对一个没有了头发的老人还如此不恭敬,在机关单位待了十几年的他对于这件事是绝对忍不了的。所以楚国斌现在还是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走在街上。如果是平时,别人肯定会奇怪,这么小的雨怎么还会有人撑如此沉重的一把雨伞,不过现在是午夜,街上几乎没有行人,楚国斌快步走着,他只想赶紧买包烟然后抽了了可以回去继续他的睡眠。 过了很多个街区,楚国斌才找到了一家开门的便利店,他看了看四周,这家店开在灯光璀璨的市中心外围,再往里面走,估计就要到闹市区了。楚国斌收起雨伞把雨伞放在门外,走了进去。 “拿包中华。” “对不起,没有了。要不然,万宝路行吧。” “谁抽那种东西,年轻人才喜欢这种烟,那就红塔山吧,大经典。” 楚国斌从兜里摸出了钱给店员,拿过了烟。他拆开包装,拿了一支出来,又在口袋里摸索了很久。 “那个,小伙子,能不能借个火。” “大爷,你买个打火机不就行了。也不要多少钱。”店员指了指柜台上的打火机,看着楚国斌。 “哎呀,人老了,忘带火了,你就通融通融,借我点根烟就行了。” 看着楚国斌这样子,店员也没话说,对于一个他这样的老人来讲,通融一下也不是不行。年轻的店员递给了楚国斌一个打火机。楚国斌点完烟后立马还了回去。 “谢谢了,小伙子。”楚国斌靠在门口贪婪地吸着尼古丁和焦油的味道。 “真奇怪,这么大年纪了,半夜还跑出来买烟。”年轻的店员抱怨了一句,低下头继续刷着手机里的内容。 楚国斌这时不管身旁的这个年轻人说什么,毕竟他今晚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接下来只需要原路返回继续继续睡觉就行了。很快,一根烟就要抽完了,楚国斌又抽出了第二支,他用上一根没有熄灭的烟头,点燃了第二根,他实在不想再去麻烦这个年轻人了。 本就不大的雨势,在楚国斌两根烟还未抽完之际,就已经停止了。经过了水分的冲刷,这个夜变得更加通透澄澈,远处高楼上不断变换的电子广告招牌,也清晰了不少。就是在这么一个喧嚣与宁静的交汇处,一个女人出现了。她确实太特殊了,特殊得楚国斌连烟灰落到了衬衫上他都不知道。这个女人就像《重庆森林》里林青霞扮演的金发女子一般,左手拿着手提包,右手叉在雨衣口袋里。脸上的墨镜,两条镜腿已经深入到柔顺的金黄色波涛中。脚上的白色高跟鞋也干净得像初生白雪般纯粹。肉色丝袜紧紧附在两条笔直纤细的腿上,支撑着蓬在空中的雨衣。 “一包万宝路,一个打火机。”年轻女人要了刚才楚国斌所谓的年轻人抽的烟。她的声音很细,就像一把锋利的刀片,可以轻易划破楚国斌光秃头顶上的每一根肌肉和血管。 女人拿到了烟后,没有急着拆开。而是放入了上衣口袋里。她试了试打火机,确认可以点着后也放进了口袋里,转身离开了便利店。楚国斌看着对这个女人产生了兴趣,一个这样子的女子,凌晨在便利店要了一包烟会去哪呢?莫非也和自己一样,因为某些原因睡不着而苦恼不得不跑出来买烟么。楚国斌没有再继续多想,他将嘴里的烟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抓起自己的雨伞跟了过去。 “还真是奇葩呢,大半夜猥琐的样子。”年轻店员看着楚国斌远去的身影嘟哝着,不过他也不想多管闲事。他的职责只是看着这个驻守在宁静午夜和璀璨闹市分界的便利店而已。 在那通向城市中心的路上,楚国斌很艰辛地跟上那个女人,毕竟他也不是那样年轻了,驮着沉重的肚腩的他走起路来,也要费上很大一笔精力。那个女人笔直地向着城市中心最灯红酒绿的地方走过去,一路上并没有回过头,而她脚下高跟鞋的踢踏声也盖过了身后楚国斌如牛般的喘息。走了一段时间,楚国斌开始有些后悔了,他觉得自己就不该跟过来,他现在甚至连自己刚才为什跟过来都不清楚了。对于一个在机关单位严谨工作了十几年的老党员来说,这一次他必须得纠正这个问题,于是他就一边跟着那个女人,一边开始在脑子里搜寻一个原因:自己为什么要跟着这个女人的原因。 这时候,女人停住了脚步。楚国斌赶忙躲到了一旁的电线杆后面,他害怕那个女人发现了自己,以为自己是某类图谋不轨的人,在午夜跟踪她。楚国斌摸着自己的光秃的头顶和暴露在电线杆外的一部分肚子。想起了自己曾经时的样子,那时从未想起自己会是现在这番猥琐颓废的样子,那时自己还以为老了之后也会像布鲁斯威利斯或者说再不济也会是《教父》里马龙白兰度的样子。不过现在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楚国斌探出头,看见那个女人拿出手机然后扫视了周围一圈后,走到一个街角已经关门的店铺,拍了拍门。随着一声铁链摩擦过齿轮的声音,门被拉开了一个小的高度。女人弓着腰进去了,随后里又是一阵刺耳的铁皮声,门又被拉了下来。 “这里就是那个女人的家么?”楚国斌在脑海里思着这个问题,他有些不相信。自己今晚如此疯狂地跟着一个年轻女人,却又到此结束了。他叹了口气,从兜里摸出香烟,这时他又想起来了一件懊恼的事。他并没有带火机。楚国斌气得踢了一下电线柱,他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没有听那个店员的话,买一个打火机。现在这种情况,他只想抽一根烟来平复下心情。楚国斌把烟又放回了口袋里,他准备回家了,这个夜晚本应该早就结束的,他回头看了看身后刚才走过来的路,被浓密的黑暗包围着,他连之前那间便利店都看不见了。他又转过头来看着前面,再过几个街区就是繁华的市中心了。他现在都可以听得清里面的狂怒的鸣笛声和男女的欢笑声,午夜冰冷的空气也被这份炽热的氛围所烫伤,紧接着伤口就被塞进一堆交融着荷尔蒙、酒精、狂热和金钱的味道。楚国斌此刻只觉得自己吸入的空气辛辣苦涩,比之前别人送的老白干劲还要足。他咳嗽了两声,不过他这种身材只要一用力咳嗽,全身都跟着抖动起来,整个头部的筋肉都蜷缩成一团,臃肿的腹部也在不停摇晃着。楚国斌觉得自己更累了,他感觉到自己又出了很多汗。他想抽烟,用烟去把水分熏干。 “操,算老子倒霉。”楚国斌骂了一句,拿起了自己的雨伞准备离开,他打算以后夜里再也不出来了,回去要和老伴说清楚,以后把烟买好,不然大半夜跑出来买烟对他来说太折磨人了。 这就在楚国斌没走两步远的时候,他听见了背后又传来了铁链的声音。他回头看过去,那个女人又从屋子里出来了。楚国斌整个人又打起了精神。他看着那个女人出来后挥了挥手,门又关上了,而那个女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和腿上的丝袜,又继续往城市中心走去。 楚国斌有些疑惑了,这个女人是干嘛的?他虽然心里这样问自己,但是已经给出了一个参考答案了。楚国斌觉得这个女人是个妓女,大半夜还在到处上门。也只能这个情况了。既然给出了这个答案。楚国斌觉得自己找到了要跟着她的理由了,自己年纪已经大了,老伴也早就不年轻了。他确实很久没有过那样的生活了,以前自己在单位上班,维持工作又不能这样做,现在自己退休了,还是在午夜,大家都已经熟睡。楚国斌发现了自己找到了最好的机遇。他紧紧跟了上去,准备和那个他认为的“小姐”商量一番。女人走的很快,比之前还要快许多,就像是今晚会很忙一样,她需要立刻赶到下一个地方去。楚国斌跟在身后,脑子里突然觉得这个女人和《1Q84》中的青豆很像。她会不会是个杀手呢?不过很快他就否认了,因为如果是杀手,刚才给他开门的就是鬼了。但如果里面其实是一个巨大的赌场酒吧之类的地方呢,她进去,神不知鬼不觉地解决掉老大,然后出来。那……楚国斌不停地臆想然后否定,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他只希望这个女人会和青豆一样对中年秃头男人有着特殊性癖好。这样一来,自己也不用太过于担心。他甚至都已经看到那个女人光着身子坐在自己身上摆动的样子,两个丰硕的乳房被自己紧紧握在手里,金色的发梢也在空中来回摆动着,下身两人紧紧贴合在一起。想到这,楚国斌感受到自己身体某个部位产生了反应,不过这个是抽烟解决不了的。他需要前面那个女人来帮他解决。在楚国斌眼里,现在不论那个女人是妓女也好,是杀手也好,只要她能帮助自己就行。就算不同意,楚国斌看了看自己的胳膊虽然已经苍老,但肌肉还算结实。自己手里的老式雨伞也十分顺手。抱定这个想法,楚国斌感觉到自己的脚步变快了许多,人也觉得年轻了。他摸了摸自己有些赘肉的下巴,有一些坚硬的胡茬杵在上面。有时候他真希望这些胡子能长在头发上,至少那样会显得年轻一些。 果然,走了几条街,那个女人又停下了脚步,她这次没有看手机,直接敲一个路边平房的木门。没过一会,门就打开了,女人像刚才一样走了进去,门又被关上。楚国斌站在街头,抱着自己,他现在渴望着烟和那个女人,在这个已经要接近市中心的地方,街上的人也多了起来。各色各样的人,从楚国斌周围路过,他们有的人还在笑着楚国斌手上那把老式又沉重的雨伞。 “真过分,难道刚才下雨了,打一把伞不行吗?”楚国斌觉得自己一个老人被这样对待,是现在的社会风气太不正了,居然连尊敬老人都不会。他感叹自己老了,却又无可奈何。 周围的车子开的飞快,果然在夜里管的松,人们就开始乱来了。楚国斌嘟哝着,他看着周围一堆年轻男女正在花坛边接吻,男人的手还在女孩的胸上游离着。楚国斌从来没有在这么晚出来过,这一次他算是见识到了现在的夜生活已经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步。 就在楚国斌百无聊赖戳着雨伞的时候,那个女人又从屋子里出来了,这次她理了理自己的头发,似乎刚才被什么弄乱了。接着又把手插进口袋,继续向市中心走。 “难道还可以在市中心卖淫?”楚国斌觉得有些难以置信,不过刚才那个屋子已经让他断定了这个女人不会是杀手了,因为里面没有那么大的空间。那就只会是小姐了。 那个女人在十字路口站了一会,终于从兜里掏出了那盒万宝路,她拿出打火机,点着了烟。等红灯结束后继续向前方走。楚国斌跟在身后,他闻着万宝路那稚嫩的狂野尼古丁气息,整个人也感觉飘飘然。就连自己踩进水坑都不清楚。 金发女人最后停留在了城市中心的通信大楼下,就是刚才楚国斌在便利店门口看见的巨大招牌的那栋楼。此刻周围已经挤满了人,楚国斌觉得自己在被周围的人流撞来撞去,已经快要站不住脚了。而那个女人,她就像纸片一样,轻易地从人群中穿过,进到了通信大楼后的小巷子里。楚国斌见状赶紧跟上,他跟着女人到了后面无人的小巷子,不过女人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万宝路的香烟蒂还在闪着最后的光亮。楚国斌跑了过去,捡起烟蒂吹了吹,让它又重新燃了起来,他立马从兜里拿出了自己的烟点上。这下他总算是抽到了今晚的又一根烟了。就在楚国斌还在犹豫那个女人去哪的时候,他察觉到周围的声音小了许多。他跑出巷子,发现周围的人流都纷纷挤进了各个屋子里,而每一处灯光也在飞快消失。楚国斌来不及进屋子了,因为他发现才一会所有的屋子都关上了门,瞬时整个城市只有他一个人站在街上了。 楚国斌很无奈,他苦笑了一声,瘫坐在地上,很快,周围的灯全部熄灭,所有东西都看不见了。我们也只能依稀看清那半截香烟的火光,在月光下熠熠生辉。 第二天,楚国斌的老伴很早就起床了,她需要给楚国斌熬一些稀饭,人老了就要多吃这些清淡的食物。她走到楚国斌房间,推开门,只见楚国斌整个人平躺在床上,眼睛死死盯着天花板,身上的白色棉短袖已经完全汗湿了。 ...

    2019-02-15 值得一看 2195
  • 体验《暗网》恐怖的女纳粹大魔王

    注意:本人所有图片均为个人原创 或为暗网各论坛交换所得,请勿传播严格保密!!!   我是毒蜂,说到色,女人色起来不比男人差,但是说到狠,女人狠起来也是很厉害的~介绍一下今天的主角iise kohler 今天在暗网里找个很“光明”的伺服器漏洞时,让我摸到一份有关纳粹时期的德国文件,你们应该不曾听到女纳粹,但他确实存在 这位iise kohler,担任纳粹集中营的守卫 她折磨、杀害不断嘲笑囚犯,她的丈夫指挥官同样邪恶,对她的虐待行为放纵,她所犯下的暴行足以让人畏缩不已,但今天不说她的男人,只说这位iise kohler小姐,(emm...三少表示不敢相信如此美丽可爱的小姐竟然是个杀人恶魔) iise kohler被认为是有史以来罪邪恶的女性之一,加入纳碎党之前,在20世纪30年代担任簿级职员,她为纳粹工作的那段时间里,她遇到一个名叫:Karl-otto Koch的男人也就是她的老公,他是一个虐待狂人,她很快晋升为一名指挥官 在几个集中营任职,iise kohler不但没有被她的丈夫犯下的暴行和罪行吓坏而且支持他的行为。 1936年,两人结婚,不到一年后,她的老公成为指挥官,到了另一个较大的营地,不仅看管监禁还消灭犹太人、同性恋者和其他受害者。 在入口处的铁门,向所有进来的人,吹捧自己虐待的事迹,iise kohler借此机会在这成为一名后卫,她的虐待行为更加残忍 很快声誉就比丈夫更响亮,iise kohler喜欢找纹身囚犯,来进行虐待,有些人说她是听营地医生的要求做的,研究纹身和犯罪之间的关系 但事实并非如此,当她看到一个她喜欢的独特纹身时,她就会抓住囚犯,然后再被杀和焚烧之前,把囚犯的皮肤剥下来保留纹身 iise kohler没有将皮肤交给研究人员,她在家中保留了几片作为战利品,最重要的是iise kohler 喜欢看囚犯在身体和感情上受到伤害,这种想法的女人真的变态! 她在营地中会嘲笑那些被送到毒气室的囚犯,如果有人敢抬头时,她会用鞭子残忍地鞭打他们 当儿童即将被送往毒气室时,她总是最兴奋,iise kohler最出名的可能就是她对皮肤的热爱,以及她的恐怖艺术和手工艺品,她不仅收集皮肤,还收集皮肤制作东西 集中营的护卫还会晒黑囚犯的皮肤,然后把它交给iise kohler然后制作书籍封面手套和灯罩,她最自豪的作品是制作一个女士手提包,并随身携带这个包,供官员和囚犯看,iise kohler喜欢让囚犯互相伤害,如果她找不到她特别喜欢的纹身,她会让囚犯纹身并杀死囚犯取得纹身皮肤 iise kohler并没有就此止步,因为她与营地的医生和警卫关系密切,她开始收集人体部位和器官,她尝试做个缩头术,并同时收集保存的器官,肺、大脑、心脏、肝脏等都被保存起来,并做家中的装饰品 由于这些器官保存得很好,许多器官被回收并用作未来实验 iise kohler最无耻的行为欺诈金钱交易,她非常喜欢马匹,想要一个新的地方,在那里她可以骑马并举行其他体育赛事,她从囚犯那里搜刮的钱,建造了一个私人体育场,她偷走的钱约625000美元,按照今天的标准算,这笔资金约100万美元 纳粹分子是多么可怕的人,任何因滥用纳粹权力而被捕的人都是非常可怕的人 1941年,iise kohler和他的先生受到调查,1943年因贪污和残忍名义被捕 她先生被判谋杀罪,并处已死刑,另人惊讶的是iise kohler审判中被判无罪,没有足够的证人对她定罪,所有证物似乎都已消失,iise kohler还杀害并焚烧了目击她犯罪的囚犯,她被释放令许多人感到恐惧。 战争结束时,盟友逮捕了iise kohler,她与1947年因战争罪被判刑,这一次,很多人前往美国军事法庭,他们提供证据,纹身收集,器官摘取,鞭打,这足以让她审判中被判有罪。 最终被判终身监禁,她于1967年被发现,年仅60岁,身上盖着自己的床单,她的死被定为自杀,她被埋葬在监狱墓地,一个没有看管的墓地里。 直到今天,还不知道她埋葬在哪里,这位小姐好好在墓地里当肥料吧!! 转载请留版权 暗网交流群,群文件会持续更新TOR相关东西、暗网网址等。。。QQ群号:979727860 点击链接加入群聊:https://jq.qq.com/?_wv=1027&k=FDmmUxxL ...

    2019-02-14 值得一看 2433
  • 体验《暗网》上最邪恶的贩卖人口网站

    注意:本人所有图片均为个人原创 或为暗网各论坛交换所得,请勿传播严格保密!!! 。    在四五个月前,各国新闻报道一名名叫艾琳(Chloe Ayling)的女模。 本以为受聘参加拍摄工作,岂料被人迷晕掳走。她几乎被人拍卖,成为别人的性奴。艾林获救后忆述恐怖经历,担心自己随时被杀。 艾林一度身陷险境,亦让外界对藏污纳垢的「暗网」有更多了解。下图为英国模特儿艾林(Chloe Ayling)被绑架后,被人运到这间位于都灵市郊的小屋禁锢。没有人知道在间不起眼的屋子内,曾有一名女子与死神擦身而过。她被人虐待,绑在多层柜旁,几乎成为某国富豪的的禁脔 英国《每日电讯报》取得艾林的口供,她7月10日抵达意大利伦巴第大区(Lombardy),翌日去到相信是拍摄场地的一个单位。艾林说,入屋后见到一个跟摄影棚相连的房间,但门是关闭的。但在她还未来得及入房,便被两名男子袭击及下药。 她说:「一名戴手套男子走到我身后,用一只手放在我的颈,另一只手按住我的口。另一个男人戴着黑色头套,在我右臂注射。」其中一名袭击她的人,就是名为赫巴(Pawel Herba)的30岁波兰男子。她被注射的药物,是用来镇静马匹的氯胺酮。他们其后将她塞进一个大行李箱,抛进一辆车的车尾厢。 艾林随后失去知觉,醒来发现有人帮她换了粉红色连身衣裤及袜子:「我发现我在一辆车内,我的手腕、脚踝和嘴都被绑住或封了胶纸。我被装在一个袋子内,它上面开了一个小孔,让我呼吸。] 织不掳人母受害人死里逃生 艾林遭禁锢期间     绑匪利用加密的帐户向她的经理人勒索,并威胁若不交赎款,就会将她放到暗网的色情网页拍卖,价高者得。绑匪要求价值30万美元的虚拟货币,相当于她在暗网上的标价。     照片中的她看来昏昏沉沉、瘫软在地上,而且露出胸脯。歹徒不放过宣传的机会,趁机在拍卖艾林的「商品说明」中指出,组织可收钱绑架客人指定的目标人物。 她被绑架7天后,其中一名绑匪突然为她松绑  原因是受害人育有一名两岁大的孩子。绑匪所属的「黑死团」(Black Death Group)有组织守则,不会绑架已为人母者,于是他收到上级指示放人,并将她送到英国驻米兰大使馆。由于经理人早已报警,警员亦顺利当场拘捕赫巴,结束她这场维时6日的噩梦。 富豪金主玩厌后女奴变老虎大餐 已重返英国与家人团聚的艾林说:「我的经历非常可怕。每一秒、每一分,每一小时,我都担心会没命。」她非常感激意大利及英国有关当局助她逃出生天。     艾林获救后表示,绑匪曾告诉她「自己在过去5年透过绑架及贩卖女人赚超过1500万欧元(约1.38亿港元)」「他解释,所有(被绑架的)女孩最终都会去到阿拉伯国家,当买家厌倦了拍卖得来的女人,他可转送给其他人,如没兴趣就直接将她当作老虎 6月9日在美国失踪的中国北京大学深圳研究院的硕士毕业生章莹颖,至今下落不明。涉案疑犯布伦特‧基斯腾森(Brendt Christensen)在庭上首度开腔,惟仍没有交代她的下落。有网民猜测,她可能被歹徒利用「暗网」(Darknet)贩卖到其他地。    对此,三少爷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发现了不少专门拍摄咳玩具的地方。 什么是咳玩具呢?就是把人当做成和动物一样的样子!!(此处文章错别字留给你们来遐想) 就像是活体实验一样!简直不残忍极致不堪入目!里面充满了恶心的变T,真不知道这些人在想什么 我们常在电影看到的题材,例如人体蜈蚣人形海象等其实都在暗网真实的发生着。 让我们也不得不相信在世界的黑暗深处这些令人害怕的残忍事件,不断出现。 我们熟知的恐怖组织爱s,最近已经很少有消息听到了。其实并不是他们消失了,而是他们从明网转到暗网了而已。 暗网真的是无比黑暗,这些人口贩卖商在暗网发布贩卖人口的广虽然很多人会质疑这些广告的真实性,但是随着照片和影片的流出,真相自然浮出水面,他们还在暗网创立了官方网站,会不定期播放俘虏秀,给大家观看。 女的则被贩卖给中东地区当性奴,如果不配合女性也会被当成付费内容的虐杀女主角 转载请留版权! 想要知道暗网更多新闻请收藏本站! 暗网交流群,群文件会持续更新TOR相关东西、暗网网址等。。。QQ群号:979727860 点击链接加入群聊:https://jq.qq.com/?_wv=1027&k=FDmmUxxL ...

    2019-02-14 值得一看 23363
  • 那些来自暗网照片的“真相”(二)

    1.这张照片据说是“道西战争”中的大灰人。...

    2019-02-13 值得一看 2813
  • 那些来自暗网照片的“真相”(一)

    今天呢我要给各位网友好好的避谣一下网上的各种都市传说。让大家重新认识一下这个暗网话不多说,看下面 1.照片中展示的是在Deep Web流传已久的「人体实验」。科学把一些尸体的内脏挖走,再换上一些人造机械器官,希望能做出一个「生化人」 真相 人体实验当然不是这么做的 这张照片出自于1964年的《大众科学》杂志,照片中的并非尸体,而是一个机器仿生人,工作人员正在调试设备。这个“人”出自于迪士尼之手,它将作为展品之一出现在1964年纽约世博会上,这个系列的展品以原始人的生活为主题。 2.这被认为是2010年俄罗斯地铁爆炸案的照片,照片中的女人身份未知 真相 战斗民族的姑娘都这么凶悍吗? 这只是2013年的一部俄罗斯电影《地铁》的现场照 这部电影改编自同名小说。讲述的是由于管道泄漏引发的灾难,一行人在莫斯科的地铁中艰难求生的故事,和地铁爆炸案没有关系。 拍摄于同一地点的照片 剧照中出现的取景地 3.直到现在,也没有人能指出男人身后的怪物是什麼 真相 PS大法好 这只是一张经处理的恶搞图片。 原图 4.相传图片中的人头是母亲来的,而在她的尸首左右两边的是她的儿女 真相 这也不是所谓的特殊拍照方式~ 这张照片名为Midwestern Matricide,出自于Eddie Allen之手,是将一张老照片经过PS,再与原图结合制成。在不同的角度下能看到不同的图像,从而给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是原图片 效果大概是这样 这张“照片”收录于作者的系列作品“Haunted Memories”之中。 其他作品 ps 事实上,欧洲确实以前有一种特殊的的拍照方式,效果和上图类似 5.这是真实中东暗杀现场的照片,极具历史价值 真相 才怪 这张照片其实是1913年的悬疑电影fantômas :in the shadow of the guillotine的剧照而已。 6.据说,图片中那些黑袍女人是女巫。她们在黑袍上画上各种符咒,手拖手包围住那堆无名的尸体,是为了防止它们会变成活死人 真相 身上的XYZ...几何图形...是认真的吗 这张照片呈现的其实是美国瓦萨尔学院数学系的很久以前一种名为trigonometry ceremony的活动。由大一和大二学生共同进行,以庆祝大一学生完成了数学学习科目 本文经过作者同意授权转载! 还想关注更多关于暗网和最新网络技术请收藏本站。谢谢观看 暗网交流群,群文件会持续更新TOR相关东西、暗网网址等。。。QQ群号:979727860 点击链接加入群聊:https://jq.qq.com/?_wv=1027&k=FDmmUxxL ...

    2019-02-12 值得一看 21953
  • 关于户籍的文章

    其实出户籍 就是人肉搜索。 首先,是互联网催生了人肉搜索,人肉搜索有两个基本的特点:人工参与和多人协作,这两点与网络平 台的特征相吻合,同时,网络信息易获取、易传播,聚集了大量信息和活跃用户。 人肉搜索算是应运而生; 早期豆瓣上有很活跃的人肉搜索小组,甚至暗中还有收费提供户籍信息查询的角色,因为很容易侵犯到 个人的隐私,这样的群组在浮出水面之后也就逐渐受到了各种约束。所以目前所谓承接人肉搜索的那些 人其实是一个团体,在你的发言记录里搜寻各种线索,多人分工。 比如说 我想出一个人的户籍 。 百度 谷歌 soso whois 身份证信息查询系统 各地工商查询 专利查询 等等 花大量的时间翻看网页和网页快照 关键词类:姓名 ID名 QQ 手机 邮箱 个人签名 个人的一句话 等等 点进抓到关键词的网页后,要继续一层层的点击进去,比如按“Alpha 内控 ”搜到略晓,要点击看用户资料,和此用户所有的主题和回复。如果需要,可以注册察看。根据需要,可进行浏览式、扫描式、地毯式、掘地三尺和六度空间扫荡式等多种方式。 对收集来的信息进行分类和比对、甄别。 案例: XXXXX 男性近视眼 姓名:XXX 常用的某娱乐网站 常用的微博网站,QQ网站有的可以看到QQ,QQ空间的关系网 工作信息、地址、区域、专业 生日星座 大学本科、硕士等。 Email、参考办公电话、参考办公地址。 开什么车、每周大概经过哪些收费站、每天花多少时间上班、在哪里吃饭、女朋友喜欢什么明星、发表 过什么论文等等不一而足。就看什么是有用的了。 盲目用搜索引擎不是好方法,人肉搜索我觉得就像撒大网捕小鱼,这里谈不上优化关键词(优化关键词 的方法找SEO相关的书,里面都有),这个词不行就换一个呗,你的目的越有针对性,你可选的词应该也 就越少,还有,搜索引擎的高级功能都要适当用起来,比如限定site; 信息是网状的,对网状信息中的关键节点要特别注意,这个节点可以是特定的平台、特定的用户名、具 体的联系方式,等等,建议进行一些梳理;weibo、renren、QQ等这些都可以看看,weibo可以通过好友 关系一层层挖,renren的高级搜索可以根据已有信息直接查,QQ的话,腾讯下面的所有产品都能够通过 QQ号关联起来,QQ空间、说说、搜搜问答、微信,等等;实际上, 大部分网络用户的反人肉意识都不强,平时搜一些QQ号、手机号,经常都能在各种地方搜到; 补充:如果在某个平台上找到了这个用户,但没有需要的信息怎么办?问题到这一步跟人肉搜索基本上 没啥关系了,但是你还可以往下走,比如你可以一个马甲,先混个脸熟,再去套一些话出来; 最后,对于你的需求而言,人肉搜索不一定是一个能解决问题的方法,建议多找找其他更多的方式,或 者寻求外界的帮助。 友情提醒:想避免被他人搜索到,其实很简单,就是不要在网上留真实姓名注册, 不要在空间相册里贴照片,总之一切与你有关的东西你都不要放上网, 这样的话,不管怎么搜都搜不到你了。 不要乱给陌生人BB自己的地址啊 自己在那里上学啊 自己名字啊啥的  很多个人信息都是这么被流传出去的 反正人心隔肚皮 不要太傻人家问你啥你就全哗啦啦说出来也不管对面是不是你可以信任的人~    By:毒蜂 QQ:2155890353  有兴趣可以加我。    版权所有 切勿盗版! ...

    2019-02-12 值得一看 1705
  • 【软件】透明名片上传器<安卓版>

    效果图: 软件截图: 下载加群,群聊号码:641912805...

    2019-02-11 实用工具 1277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交流群:

工作日:8:00-23:00,节假日休息

扫码关注